您现在的位置:海峡网>新闻中心>国内频道>社会新闻
分享

8月13日据媒体报道,“如果可能,我想做一名播音员,把我们扫雷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……”这是扫雷英雄杜富国负伤后说过的一句话。 失去了双眼与双手的他,通过一年多的努力,克服了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成为军队广播节目《南陆之声》的播音员!此前,在2020年3月,由“排雷英雄战士”杜富国担任主播的“播音员杜富国”系列节目,依托南部战区陆军微信公众号也正式开播。

2018年10月11日,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中士杜富国在云南省麻栗坡县某雷场扫雷时,发现一枚少部分露于地表的加重手榴弹弹体。他对同组作业的战士艾岩说“你退后,让我来”,独自上前排除手榴弹时突遇爆炸。杜富国用身体挡住弹片,保护了战友,自己却失去双手和双眼。

2018年12月11日,在杜富国受伤后的两个月,云南网记者在解放军第926医院见到了他。通过精心的治疗他伤情稳定,目前,他每天都可在别人的搀扶下,在营区缓慢散步。医院正在对他进行后期康复治疗,并计划为他安装假肢以及针对失明人士的设备。在病房外记者看到了满满的慰问花篮,里面都写着祝福的语句。杜富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精神状态良好,身着军装的背脊挺得笔直,他告诉记者,希望自己能早点康复,为父老乡亲们做更多力所能及的事。同时他也透露给记者,以前除了想从军外也想成为一名播音员。

“让我来”,从何而来?

究竟是什么力量,让杜富国甘愿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?让我们走近这位扫雷英雄,探寻他在雷场上喊响“让我来”的初心、底气和源泉。

2015年7月,南部战区云南扫雷大队组建,杜富国如愿成为了一名扫雷战士。

初到扫雷大队的杜富国,给自己的微信命名为“雷神”,QQ昵称则叫“征服死亡地带”。然而,“半路出家”的杜富国对扫雷专业理论知识知之甚少,首次摸底考试只得了32分,全班倒数第一。

杜富国文化底子薄,韧劲却足。他很清楚,扫雷是高危作业,专业知识是上雷场的“敲门砖”,是扫雷兵的“保命经”。为了早日上雷场,他开始了“士兵突击”。他把知识要点写成小纸条、制成小卡片,将书本卷进裤兜,随时随地翻阅。每晚熄灯后,杜富国搬个板凳,在走廊灯下补习。有一晚,他和战友在走廊上一问一答复习知识要点,大队参谋恰好查铺,通报他们熄灯后不遵守就寝秩序,队干部解释后才过关。

“一名优秀的扫雷兵,不是天生具备。”杜富国在笔记本中写着这么一句话。他如同“创客”,打破“逐点逐片平行爆破”作业方式,探索开道划片爆破、多人多块同步作业的方法,提升了爆破效率,被称为“田字切割法”;基于教材“连续扫描探测、目标精确定位”十字交叉定位法,总结“分块扫描、木棍标识、交叉划线、精确定位”搜排要诀,提高了探测速度精度;根据爆炸物的规格尺寸、性能种类,他制作了10多种装运沙箱,大大提升了雷场搬运效益和安全系数。

在扫雷四队2015年建队之初的成绩登记表上,杜富国的成绩一次比一次好:8月4日,32分;8月15日,57分;8月23日,70分;9月5日,75分;9月19日,90分……扫雷队教导员凌应文说,将这组分数按时间轴连成线,就是一个士兵的攀登路线、积淀之路。

“杜富国在雷场上总说‘让我来’,这不是口号,而是水滴石穿的积淀,是实打实的真功夫!”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说道。

说起地雷,54岁的麻栗坡县猛硐乡乡民盘金良既恨又怕。1993年和2016年,他在草果地劳作时两次触雷,前一次炸掉右腿,后一次炸掉左腿。扫雷队入驻当地后,再也没有群众炸死炸伤。

初到扫雷大队的杜富国曾暗暗立誓,不扫完雷,绝不离开这片战场。

2018年9月,满服役期的战士窦希望曾问过2018年12月份退伍的杜富国:“阿杜,你走不走?”

责任编辑:林晗枝

       特别声明: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。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及时与ts@hxnews.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,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。

相关阅读
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
进入沙巴体育官网网新闻推荐
柳青:2007个司机子女考上大学 他们是
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
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
一周热点新闻
下载海湃客户端
关注海峡网微信